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行业动态
北京城市新总体规划中的河北机遇

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16年-2035年)》自9月底正式发布后,引发各方关注。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北京第七次编制总规。

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,全面系统地回答了“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,怎样建设首都”等一系列重大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突破行政界线、跳出北京看北京、谋划区域协同发展,是北京新总规的重要创新点。着眼于打造世界级的城市群,北京新总规专门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内容进行阐述,对支持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作出安排。

一、北京视野:空间新布局将加强京冀互动

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16年-2035年)》的正式发布,标志着千年古都站上了全新的起点。

进入新时代,踏上新征程,围绕“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,怎样建设首都”这一重大问题,新版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着眼于更广阔的空间来谋划首都的未来。

未来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?

北京市规划国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北京与其他城市最大的不同就在“首都”二字,北京的发展建设要处理好“都”与“城”的关系,紧紧围绕实现“都”的功能来谋划“城”的发展,以“城”的更高水平发展服务保障“都”的功能。

首都“四个中心”的定位更加明确。北京的一切工作将坚持全国政治中心、文化中心、国际交往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的城市战略定位,“有所为、有所不为”。

按照规划描摹的图景:到2035年,北京将初步建成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,“大城市病”治理取得显著成效,首都功能更加优化,城市综合竞争力进入世界前列。

这意味着,以往“摊大饼”式的发展思路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的要求。北京新总规提出,在北京市域范围内形成“一核一主一副、两轴多点一区”的城市空间结构,着力改变单中心集聚的发展模式,构建北京新的城市发展格局,更加强调依靠轴线与节点拉开更加清晰的空间布局。

这样一个点面结合的空间布局,跳出北京看北京,着眼的已经不是北京“四九城”自己的事儿。

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北京新总规对轴线及多点新城的安排,客观上主动加深了与河北之间的联系与互动。

比如北京的“两轴”之一,中轴线及其延长线。传统中轴线南起永定门,北至钟鼓楼,长约7.8公里,新总规将其向北延伸至燕山山脉,向南延伸至北京新机场、永定河水系。河北的承德、廊坊部分地区,将直接覆盖在北京中轴线的影响之下。

此外,新总规提出的“多点”包括顺义、大兴、亦庄、昌平、房山新城,是承接中心城区适宜功能和人口疏解的重点地区,也是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区域。

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北京新总规明确高水平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,提出坚持世界眼光、国际标准、中国特色、高点定位,以创造历史、追求艺术的精神,以最先进的理念、最高的标准、最好的质量推进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,着力打造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、新型城镇化示范区和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示范区。

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范围约155平方公里,外围控制区即通州全区约906平方公里,进而辐射带动廊坊北三县地区协同发展。

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廊坊北三县地区地域相接、互动性强,需要建立统筹协调机制,加强重点领域合作,做到统一规划、统一政策、统一管控,实现统筹融合发展。

新总规对此进行了细化:京冀双方将共同划定生态控制线和城市开发边界,加强开发强度统一管控。形成一洲、两楔、多廊、多板块的整体生态空间格局,依托潮白河、大运河流域建设大尺度生态绿洲。

同时发挥北京科技创新引领作用,支持廊坊北三县地区产业转型升级,发展高新产业。促进跨区域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、市政基础设施共建共享。促进廊坊北三县地区公共服务配套,缩小区域差距。防止贴边大规模房地产开发。

二、京津冀视野:抓住“疏解”这个“牛鼻子”

如果说加强交界地区统一规划、统一政策、统一管控,是北京新总规给河北带来的直接机遇,那么更大的机遇在于,新总规对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做出了专门安排。

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说,此次北京的总体规划专门有一个章节讲京津冀协同发展,这是北京新总规一个重要的创新点。

北京新总规认为,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实现首都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,并提出发挥好北京一核的辐射带动作用,携手津冀两省市推进交通、生态、产业等重点领域率先突破,着力构建协同创新共同体,推动公共服务共建共享。

这是北京新城市定位的要求,也是解决“大城市病”的实际需要。

京津冀协同怎么推?新总规提出,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“牛鼻子”,统筹考虑疏解与整治、疏解与提升、疏解与承接、疏解与协同的关系,大力调整空间结构,明确核心区功能重组、中心城区疏解提升、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形成北京新的两翼,做到功能清晰、分工合理、主副结合,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。

向哪里疏解?按照新总规的思路,除了北京自身的平原地区、多点新城以及城市副中心外,最大的承载地将是被作为北京新两翼之一的河北雄安新区。

在新总规中,北京对如何支持河北雄安新区也做了具体安排。

基础是交通相连。北京提出要打造一小时交通圈,到2020年轨道交通里程达到1000公里左右,到2035年不低于2500公里。同时,大幅增加城际铁路和区域快线(含市郊铁路)里程。未来,北京将与雄安新区建立便捷高效的交通联系,构建便捷通勤圈和高效交通网。

支撑是产业疏解。未来,北京将大力支持在京资源向河北雄安新区转移疏解,积极引导中关村企业参与河北雄安新区建设,在河北雄安新区合作建设中关村科技园区。

北京将促进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全方位合作,支持市属学校、医院到河北雄安新区合作办学、办医联体,共同促进河北雄安新区建设完善的医疗卫生、教育、文化、体育、养老等公共服务设施。

不仅仅是雄安新区,在区域产业协作和转移方面,北京新总规提出,依托京津、京保石、京唐秦等主要通道,推动制造业要素沿轴向集聚,协同建设汽车、新能源装备、智能终端、大数据、生物医药等优势产业链。

构建“4+N”产业合作格局。聚焦曹妃甸区、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、张(家口)承(德)生态功能区、滨海新区4个战略合作功能区,引导企业有序转移、精准对接,实现重大合作项目落地。

携手构建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。加强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和科技创新投融资体系建设,构建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。

业内专家表示,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,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,有利于河北更好地融入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,有利于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,有利于借助首都创新要素尽快走上创新驱动发展之路,对提升河北发展整体水平、加快补齐短板,同样具有重大战略意义。

三、全球视野: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

“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了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要求,不只是要解决北京‘大城市病’,还有一个高远的目标,就是建设以北京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。”李晓江表示。

这个世界级的城市群将怎么建?

北京新总规提出,以建设生态环境良好、经济文化发达、社会和谐稳定的世界级城市群为目标,京津冀要建立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、各类城市分工有序的网络化城镇体系。

在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《京津冀区域空间格局示意图》中记者注意到,构建以首都为核心的京津冀城市群体系,新总规聚焦了三条轴线,即将京津、京保石、京唐秦等主要交通廊道作为北京加强区域协作的主导方向。

同时,北京、天津以及河北的保定、廊坊和唐山部分地区被定位为中部核心功能区;天津、秦皇岛、唐山和沧州的部分地区是东部滨海发展区;石家庄、邢台、衡水和邯郸部分地区是南部功能拓展区;北京北部、张家口、承德及太行山一线为西北部生态涵养区。

北京新总规提出,依托四区共同推动定位清晰、分工合理、协同互补的功能区建设,打造我国经济发展新的支撑带。

对于整个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,北京新总规还提出了另外三条思路。

首先是充分发挥北京一核的引领作用。

其次是强化京津双城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主要引擎作用。

同时,要共同构建京津冀网络化多支点城镇空间格局。发挥石家庄、唐山、保定、邯郸等区域性中心城市功能,强化廊坊、沧州、邢台等节点城市的支撑作用,提升新城节点功能,培育多层次多类型的世界级城市群支点,进一步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和服务能力。

按照北京新总规提出的目标,到2035年,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构架将基本形成。

信息来源:新华网

发布时间:2017-11-14 10:56:00